养生堂视频
养生堂视频 | 健康之路 | 中华医药 | 拜托了妈妈 | 减肥瘦身 | 美容护肤 | 运动健身 | 美食制作 | 生活窍门
我是大医生 | 天天饮食 | 家政女皇 | 食鉴出真知 | 幼儿保健 | 孕妇保健 | 常见疾病 | 食物营养 | 生活常识
  当前位置:养生知识 >> 国家记忆视频全集 >> 浏览文章
国家记忆20191202视频,遵义会议——冲破封锁
来源:cctv4央视国家记忆 日期:2019年12月02日


血洒湘江,中央红军这样冲破封锁

    20世纪30年代,已经形成燎原之势的中央红军为何几乎陷于绝境? 面对国⺠党50万大军重重封锁线,中央红军如何层层突破?征途漫漫,路在何方?

国家记忆20191202视频,遵义会议——冲破封锁

    从1930年起,蒋介石对中央根据地发动了四次“围剿”,中央红军运用毛泽东军事思想,取得了四次反“围剿”的胜利。1933年9月,蒋介石调集100万军队、200多架飞机,决定首先以50万兵力,分几路“围剿”中央苏区,蒋介石自任总司令,亲自坐镇南昌指挥。

    此时在中共临时中央“左”倾冒险主义错误指挥下,中央苏区主要缔造者毛泽东已经被剥夺了军事指挥权。仍在红军指挥岗位的周恩来、朱德在决策上也没有多少发言权。

    当时,中央苏区的军事行动方针完全由临时中央决定。此时,临时中央负责人博古年仅24岁,缺乏实际革命斗争的经验,不懂军事的他把红军指挥大权完全交给了共产国际派来的军事顾问——奥托·布劳恩,中文名李德。

    由于李德推行堡垒对堡垒和短促突击战术,中央红军分兵把口,处处设防,用土堡垒去对付敌人的飞机大炮,并且经常轻率地以主力对敌人的碉堡阵地发动进攻,舍弃擅长的运动战和游击战战术,而同强敌拼消耗。结果,敌人步步推进,红军节节失利,屡屡遭受严重损失。

    1934年4月10日,国民党军向广昌发动进攻。博古、李德命令中央红军主力保卫并不利于坚守的广昌,同敌人进行决战。战至4月28日,红军遭受重大伤亡,被迫退出广昌。广昌失守后,中央根据地日益缩小,军力、民力和物力消耗巨大。

    1934年5月,中央书记处作出决定,准备将中央红军主力撤离中央根据地,并将这一决定报告共产国际。不久,共产国际复电同意。

    为了筹划战略转移事宜,成立了由博古、李德、周恩来组成的三人团。三人团中政治上由博古作主,军事上由李德作主,周恩来负责督促军事准备计划的实施。

肖裕声 军事科学院原世界军事研究部 研究员

    当时在物资上、军事上做了一些准备,同时派出了两支部队,第一支是红七军团成立北上抗日先遣队,向闽浙赣皖出发。另外一支部队就是红六军团,他们撤出湘赣苏区,向湖南的西部发展,目的是为中央红军主力战略转移探路。筹划比较早,但是决策犹豫不决,最后出发的时候比较仓促。

    1934年9月下旬,在瑞金以西将近一百公里的寻乌,红军代表何长工、潘汉年与广东军阀陈济棠代表之间的秘密谈判正在进行。经过三天三夜的谈判,双方达成五条协定,包括就地停战,取消敌对局面;互通情报,用有线电通报;解除封锁;互相通商,必要时红军在陈济棠防区设后方,建立医院;必要时可以互相借道,红军有行动事先告诉陈济棠,陈济棠部撤离40华里等。

    1934年10月10日晚,中央红军开始实行战略转移。中共中央、中革军委机关也由瑞金出发,向集结地域开进。10月16日,中央红军各部队在于都河以北地区集结完毕。从10月17日开始,中央红军主力和中共中央、中革军委机关共8.6万余人,踏上战略转移的征程。

    中央红军突破国民党粤军第一道封锁线后,陈济棠按照与红军达成的协议,将其主力撤至大瘐、南雄、安远等地,防止红军进入广东。而“围剿”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国民党军何键部正处于分散“围剿”的状态,国民党中央军远在赣江以东地区。中央红军比较顺利地通过第二、第三道封锁线。

    随军委纵队长征的毛泽东看到了新的战机,他向中央建议,乘各路国民党军正在调动之际,国民党中央军薛岳、周浑元部尚未靠拢之时,组织力量杀一个回马枪,寻机歼灭国民党军一路或一部,以扭转战局。

    博古、李德始终坚持中央红军必须沿着红六军团走过的路向西,渡过湘江,与红二、红六军团会合。但这一行动意图,早已被蒋介石洞察。当中央红军推进到广西湘江地域时,蒋介石已调集了25个师,数十万大军,分五路前堵后追,背靠湘江天堑,设置了宛如天罗地网般的第四道封锁线。而中央红军正缓慢而坚定地直面而来。

    1934年11月,蒋介石任命国民党湖南省主席何键为追剿军总司令,统一指挥湘军和中央军共16个师77个团专事追剿中央红军主力;命令粤军陈济棠部4个师在粤湘桂边进行堵截,命令广西李宗仁、白崇禧部5个师控制广西灌阳、兴安、全州至黄沙河一线;命令贵州剿共总指挥王家烈率部到湘黔边堵截,力图将红军围歼于湘江漓以东地区。

    11月20日晚,桂系军阀白崇禧以李宗仁的名义电告蒋介石,声称红军要南下桂林,要求将北面防守湘江的夏威部主力南撤,所留空白由湘军填补。蒋介石不知是计,同意了桂系的请求。然而,桂军迅速撤离,湘军却来不及补上。于是,在全州与兴安一线国民党军防守的兵力比较空虚。

    11月25日,中革军委决定中央红军从广西全州、兴安间抢渡湘江。两天后,红一军团第二师顺利渡过湘江,控制了界首到脚山铺之间的渡河点,并在附近架设浮桥。此时,军委纵队已到达文市一带,距离湘江最近的渡口仅160里路。如果轻装前进,一两天内即可到达,但是这段路程军委纵队竟然走了整整四天。

    这时,以刘建绪为司令的追剿军第1路军两个师正由东安向全州、咸水一线疾进;以薛岳为司令的追剿军第2路军一部进至零陵、黄沙河一线;以周浑元为司令的追剿军第3路军进至道县地区;以李云杰为司令的追剿军第4路军由桂阳向宁远方向尾追红军;以李韫珩为司令的追剿军第5路军向水口、永明尾追红军。

    11月28日,蒋介石得知湘江不设防的情报后,立即电斥桂军,严令“剿匪”各部“击匪窜渡,务使后续股匪,不得渡河”。对于中央红军来说,曾经敞开的生命通道就此关闭,一场恶战在所难免。

王道金  时任红三军团第11团 警卫连长  

    当时最困难是突破第四道封锁线,就是湘江渡口。头上是国民党的飞机,下面是国民党的大炮,后面是国民党的追击。

    从11月27日到30日,红一、红三军团经过三天浴血奋战,以惨重的代价,拱卫了中央红军通向湘江及以西地域的通道。12月1日凌晨,当主要阵地相继失守后。红一军团领导面对巨大的损失和严酷的环境,彻夜未眠,连夜给中革军委发了一封十万火急的电报:“如敌人明日以优势猛进,我军在目前训练装备状况下,难有占领固守的绝对把握。军委须将湘江以东各军,星夜兼程过河,一、二师明天继续抗敌。”

    12月1日3时半,心急如焚的红一军团负责人收到了中共中央、中革军委、红军总政治部联合对红一、红三军团发出的战斗命令:“一日战斗,关系我野战军全部西进,胜利可开辟今后的发展前途,退则我野战军将被敌层层切断。望高举着胜利的旗帜,向着火线上去。”

    12月1日白天,敌我双方战斗达到了白热化程度,敌人对我发动了全线进攻,企图夺回渡口,歼灭红军于半渡中。红军将士硬是用刺刀、手榴弹打垮了敌军整连、整营的一次次进攻,湘江两岸洒下了无数红军将士的鲜血,渡口始终牢牢地掌握在红军手中。在当日17时,中央领导机关和红军大部队终于拼死渡过了湘江。

未完待续……

敬请收看今晚(12月2日)20:00 CCTV-4《国家记忆》之《遵义会议—— 冲破封锁》

国家记忆20191202视频,遵义会议—— 冲破封锁


热点内容
养生堂视频()
特别声明: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内容仅供参考,不作为诊断及医疗依据。如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来信说明,本站立即删除!